首页 日志 目录 新闻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历史 商城 论坛 繁體 Vietnamese English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越中战斗友谊的事实不容歪曲

(本文发表于《人民日报》1979年11月27日第1版)

 

黄文欢

 

    最近,黎笋一伙控制下的越南外交部,为了歪曲越中关系的事实,公布了一份叫做《三十年越中关系真相》的白皮书。

    白皮书发表在中国人民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之际;在黎笋一伙大举增兵,对柬埔寨发动新的旱季攻势,并加紧在越中边境进行武装挑衅和动员准备反华战争的时候。十分明显,他们的目的是企图给社会主义中国抹黑;企图煽动越南人民加紧反对中国,借以消除人们对他们一伙造成的痛苦的种种不满;并企图转移正在谴责他们侵略柬埔寨罪行的世界舆论的方向。

    这份白皮书列举了一些所谓越中关系的历史材料。其中,有的完全是伪造;有的是篡改或歪曲事实;有的是从外国书刊中摘引,任意断章取义。此外,还东拉西扯,讲了一些实际上与越中关系毫不相干的事,企图挑拨中国同其他国家的关系。

    只要稍有政治头脑的人,一读这些材料就会看出,这是一篇逻辑混乱、矛盾百出、编造得十分拙劣的大杂烩,不值得一一加以评论。

    但是,因为我曾担任越南首任驻华大使和越南党中央派驻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八年,担任越南党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八年,还担任越南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二十年,熟知越中关系的全过程。作为历史的见证人,我感到自己有责任说明事实真相,使越南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了解,不受黎笋一伙的欺骗。

    下面是三十年来越中关系主要问题的真相:

一、抗法时期的若干问题

    甲、抗法时期中国的援助

    黎笋一伙的白皮书说中国援越是别有用心的,是企图“削弱”、“控制”、“吞并”越南。事实又是怎样呢?

    四十年代末,越南抗法战争的军事形势是,越南的力量还弱,根据地被法军分割,来往十分困难,并经常遭到扫荡,尤其是越北的中央根据地困难更多。

    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世界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越、中两党、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一九五○年初,胡主席秘密访问中国,请求援助。中共中央同意大力支援越南革命。但要大量援助,就必须扫清边界敌军,因为当时,越南边境通向中国的主要交通线还在法军控制之下。双方商定,首先要发动一个边界战役。陈赓同志代表中共中央,到越南帮助训练干部、部队,组织这个战役。同时,根据胡主席的请求,中共中央派出以韦国清同志为首的军事顾问团入越。

    在胡主席直接领导下,在陈赓、韦国清两同志和中国其他军事顾问的帮助下,越南取得了边界战役的伟大胜利,粉碎了法军自高平至谅山一线的全部防御体系,打开了边界的几条大交通线,扭转了战局。自此,中国成为越南的大后方。边界战役后,军事顾问团又帮助组织了中游战役、东北战役、宁平战役、西北战役、上寮战役,继续歼灭了法军许多有生力量。

    一九五四年奠边府战役的巨大胜利,固然是越南军民的勇敢战斗和流血牺牲取得的,但也是同中国在物质上的大力支援和中国军事顾问团的直接协助分不开的。应当指出,在奠边府战役中,如果没有从中国送来的大炮,就不能摧毁法军的集团据点;如果没有韦国清同志在前线直接参加指挥,这个战役就难以取得完全胜利。

    这个时期,在军事方面,中国不仅协助越南组织战役,供应大量粮食、军用物资、通讯设备等等,而且还介绍了建立军队政治工作制度、组织训练部队、培养干部、健全后勤和通信系统等方面的经验。这是极其宝贵的援助,为后来越南军队的壮大打下了基础。

    也在一九五○年,边界战役之前,中国派出了以罗贵波同志为首的政治顾问团到越南,给我们介绍财政经济工作、整顿干部思想作风工作、政权工作和发动群众工作等方面的经验。正是靠这些经验,我们各方面的工作逐步走上轨道,群众得到发动,保证了抗法战争的顺利进行。

    随着奠边府战役和日内瓦会议的胜利,印度支那恢复了和平,越南北方完全解放。在胡主席的请求下,中国又派出方毅同志等顾问和专家,帮助越南在北方恢复和发展经济。

    总之,在抗法战争时期,中国是唯一给予越南援助的国家。对这些援助,胡主席和越南党是作过很高评价的,越南人民也都感谢并永志不忘。就是黎笋本人,在一九五七年初刚从南方到北方的时候,也曾说过:“没有中国的帮助,我们是不可能战胜法国的。”可是,现在黎笋一伙的白皮书却完全颠倒过来,把白说成黑,真是难以想象的忘恩负义。

    乙、日内瓦会议上的各项重要问题

    黎笋一伙的白皮书竭力歪曲一九五四年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恶毒攻击中国代表团,甚至诬蔑中国领导人“背叛”印度支那人民。

    我是越南民主共和国代表团成员和发言人,从头到尾直接参加了会议,我要把事实摆在光天化日之下,使大家都知道。

    关于通过谈判解决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的主张,是胡主席在一九五三年十一月答瑞典《快报》主编时提出来的。一九五四年三月,越南党中央接到苏共中央的通知说:苏、美、英、法四国外长柏林会议决定, 召开有苏、美、英、法、中和其他有关国家参加的日内瓦会议,讨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苏方理解,决定中所说的“其他有关国家”,是指越南民主共和国、西贡伪政权、老挝王国和柬埔寨王国。在认真讨论了苏联的通知后,越南党中央和胡主席决定越南同苏联、中国一起参加日内瓦会议,并派出以范文同为首的代表团。

    1、关于越南、苏联和中国三个代表团在日内瓦会议上密切合作的问题。日内瓦会议是社会主义阵营和帝国主义阵营之间的一场国际斗争。由苏联和英国担任会议两主席,就是两个阵营斗争的性质在组织形式上的体现。在整个会议过程中,越、苏、中是会议的一方,曾经并肩战斗,关系十分密切。有关谈判的战略、策略、方案、对策等等,都是经过共同商定后,由越南、苏联或中国分工同对方接触,或在会上提出。会议达成的各项协议,包括划分越南双方集结区问题、寮国和高棉抗战力量的代表权及其军队的集结问题等,都是越、苏、中三个代表团一致商定的。

    现在,黎笋一伙公然撒谎,硬说在这次会议上,“中国的立场和越南的立场完全不同”;中国和法国“互相勾结”,“就关于印支问题的解决办法定了框框”,然后“强迫越南接受”。这样说是十分愚蠢的。难道在日内瓦会议上,越南代表团和苏联代表团都只是听任中国摆布的木偶吗?

    2、关于临时军事分界线问题。临时军事分界线问题,实质上是划分双方军队集结区问题。开始时越、苏、中三个代表团都曾考虑过双方插花集结军队的方案;但后来一致认为,南北划线,越南可以有一块完整的革命根据地,比较有利。至于临时军事分界线应划在什么地方的问题,曾有过以北纬十三度或十六度为线的设想。会议休会期间,周恩来总理和我一同到柳州去同胡主席商量。胡主席也同意南北划线的方案,并估计,对方最多只会让到十七度线。在会议的最后阶段,经越南党中央同意,范文同与法国总理孟戴斯—弗朗斯直接谈判,接受了以北纬十七度为临时军事分界线,争得了在协议中明文规定两年内通过普选统一越南的条款。这是经过双方反复斗争达成的协议,而不是什么“中国日益催迫越南让步”的结果。

    3、关于争取寮国和高棉抗战力量参加日内瓦会议的问题。越南、 苏联、中国三个代表团一起曾就这个问题同对方进行了多次斗争,但对方始终不同意。最后,为了使会议能够开下去,苏联和中国建议越南同寮国、高棉同志商量,并经他们同意不再提出这个问题。因此,在日内瓦会议上,越南是寮国和高棉抗战力量的代言人。所以寮国抗战力量集结在桑怒和丰沙里两省,以及高棉抗战力量就地集结的问题,是越南提出的最后方案,当然,也是事前同苏、中两方共同商定的。然而,黎笋一伙的白皮书却把上述解决办法,诬蔑为中国的“阴谋”。这实在是卑鄙的歪曲,是企图挑拨中国同柬、老两国的关系。

    4、关于日内瓦会议的结果问题。日内瓦会议达成协议,迫使法国承认越南、老挝、柬埔寨三国的独立、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撤走全部远征军,使整个越南北方获得解放,成为一个有首都、海港,有领海、 领空主权和有国际地位的完整的国家,作为争取祖国统一的巩固根据地。 会议的这一结果是胜利还是失败?为了回答这个问题,黎笋一伙还是睁开眼睛,仔细看一看越南劳动党的机关报《人民报》从一九五四年七月二十五日到八月十八日八期中连续刊载的有关日内瓦会议的评论和消息。在这几期中,有范文同在最后一次会议上发表的声明、胡主席一九五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印度支那和平恢复之时发表的号召书、越南劳动党中央的号召书、国会常设委员会的号召书、政府会议的通告、各兄弟国家和各国际组织的贺电等等,都一致称颂日内瓦会议的结果,并认为这是一个大胜利。

    而现在,黎笋一伙为了达到反华的阴险目的,却信口雌黄,企图证明日内瓦会议是失败,证明中国在日内瓦会议上的立场和越南的立场完全不同;并且认为,日内瓦会议的结果是阻碍了印度支那三国人民在抗法战争中取得完全胜利。这真是一种卑鄙的伎俩!

二、抗美时期的若干问题

    甲、中国对越南南方人民武装斗争的态度

    黎笋一伙的白皮书说,中国施加压力,强迫越南接受“长期埋伏”的方针,就是“阻拦越南人民加强南方武装斗争”,“企图长期分割越南”。这完全是没有根据的谎言。

    实际情况是,在印度支那和平恢复后不久,越南党曾就越南今后斗争方针问题,征询苏、中两党的意见。当时,苏共主张南北越和平共处,“在独立和民主的基础上用和平方式实现国家的统一。”中国同志则认为,由于帝国主义破坏,要按日内瓦协议的规定通过普选实现越南的统一肯定是不可能的,必须准备作长期斗争。中国同志介绍了自己过去在敌占区的工作方针:“长期埋伏,积蓄力量,联系群众,等待时机”; 并且说明这只是中国的经验,介绍给越南同志参考。

    一九五六年,吴庭艳拒绝普选,并对南方人民进行疯狂镇压。一九五八年越南党内有人主张进行武装斗争,反对吴庭艳。越南党中央主动提出这种看法,征求中共中央的意见。中国同志建议越南考虑当时在越南南方是否已经到了暴露自己的武装力量的时候,并且认为恐怕还不到时候。

    一九五九年,吴庭艳集团公布了一九五九年十号法令,带着铡头机到各地大批屠杀越南南方人民。南方人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起来进行武装自卫。越南党中央及时决定,在南方开展武装自卫斗争,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一九六○年,中国同志进一步了解了越南南方的新情况,向越南明确表示,过去我们没有你们那样了解情况,曾认为还不到暴露力量的时候。现在我们认为,你们主张在南方进行武装斗争是对的,我们完全支持你们。

    这种支持的一个生动表现是,一九六二年中国专门给越南南方人民提供了九万多支(挺)步枪和机枪,用来发展游击战争。以后,越南南方人民的武装斗争越发展,中国的援助数量也越多。可以说,越南南方解放军的全部武器装备,除了一部分是从敌人手中缴获的之外,几乎都是中国提供的。为了迅速运送军援物资,中国拿出巨额款项,开辟了通过柬埔寨到达越南南方的运输线,并在海南岛建立一个秘密港口。每年中国还提供成千万美元外汇,供越南南方机动使用。

    十分明显,中国的态度不仅是支持越南南方人民的武装斗争,而且还积极在军事方面给予援助。

    乙、美国扩大战争到北方以后中国对越南的态度

    黎笋一伙的白皮书说,美国把战争扩大到北方以后,中国“为美国直接侵略越南开放绿灯”;中国的援助“只是大棒和胡萝卜”;同时捏造一些事件,说中国阻碍苏联援越。然而,事实却是完全相反。

    1、中国在政治上和道义上的支持。自一九六四年八月,特别是一九六五年二月以后,美帝国主义轰炸越南北方,把侵略战争扩大到整个越南。中国立即掀起了援越抗美的新高潮。几千万中国人民游行示威,支持越南。毛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亲自参加了北京一百多万人的声援大会。 中国庄严声明:“中国将给越南人民以一切必要的物质支援,还准备在越南人民需要的时候,派遣自己的人员同越南人民共同战斗”;“七亿中国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辽阔的中国领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中国人民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甚至不惜最大的民族牺牲,竭尽全力,支持越南人民把抗美救国的斗争进行到底”。这些坚定的声明,对每个越南人都是有力的鼓舞。

    但是黎笋一伙的白皮书却引用毛主席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句话,诬蔑中国“为美国直接侵略越南开放绿灯”。其实,“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是毛主席早在延安时,在蒋介石军队企图侵犯解放区的背景下提出来的方针。这里,我要再引用一九六五年二月九日中国政府声明中的一句话,即“美国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犯,就是对中国的侵犯”。这句话表明中国坚决支持越南抗美的态度是始终如一的。

    2、中国在人力、物力上的支援。黎笋一伙的白皮书说,中国只援助越南“一些轻武器和后勤装备”,而且这“是实现扩张主义政策的政治工具”。但实际上,在抗美时期和在抗法时期,中国不仅在政治上和道义上给予越南最有力的支持,而且还向越南提供了任何国家所不能比的、不附带任何条件的、巨大的人力、物力支援。

    根据胡主席的请求和两国政府的协议,自一九六五年十月起,中国的防空、工程、铁道、后勤等部队总数达三十万人以上,来到越南北方工作。中国同志击落了许多敌机,修筑了成千公里支前运输线,并保证道路畅通无阻。成千中国战士牺牲在越南的土地上。一九七○年七月,在完成任务之后,这些部队已全部撤回中国。对如此光明磊落的行动, 黎笋一伙的白皮书竟说:“他们所干的事主要是调查各方面的情况,渗入少数民族地区和宣传‘文化革命’”。这真是胡扯到了惊人的地步。

    在物质方面,从一九五○年到一九七八年,中国援越物资的总值超过二百亿美元,在各国的援助中占第一位,包括足够装备陆、海、空军二百多万人的轻重武器弹药和其他军用品,成百个生产企业和修配厂, 三亿多米布,三万多辆汽车,等等……。中国帮助越南修建了几百公里铁路,供应了全部铁轨、机车和车厢。当越南粮食歉收时,中国援助了越南五百多万吨粮食。当中国有了大庆石油,刚刚能够自给的时候,就尽力供应越南近二百万吨汽油。同时,还援助越南三千公里以上的油管,使越南能够铺设输油管道,把中国的汽油送到越南南方。中国援助的日用百货,对在战争年代保证供应越南人民日用品,作出了重要贡献。最特殊的是,中国还援助几亿美元外汇,供越南机动使用,而当时中国正十分需要外币来建设自己的国家。以前,黎笋曾对中国领导人表示感谢说:“要是你们不给我们热心支援的话,我们恐怕要多牺牲二、三百万人才能取得胜利。”然而,现在他们的白皮书却篡改了几个字,成为:“要是你们热心帮助,我们就可以少牺牲二、三百万人”。这样歪曲真是恬不知耻。

    3、关于中国协助运送苏联援助物资到越南的问题。黎笋一伙的白皮书还诬蔑中国要“越南拒绝苏联的一切援助”,“给苏联等国的援助物资在中国转运过境制造很大困难”,等等。我清楚地知道,中国不但不要求越南拒绝接受苏联的物资援助,而且经常帮助转运苏联援助物资到越南,所有军用物资都是免费运输。由于一些西方通讯社散布中国为过境物资制造困难的消息,因此,一九六六年六月十九日越南政府授权越南通讯社发表声明:“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曾多次肯定,苏联和其他东欧兄弟国家的援助物资,都得到中国尽力帮助,按照计划转运过境”;并且批评西方通讯社有关这方面的谣传“是完全捏造,企图达到丑恶的挑拨目的”。事实明明摆在那里,而黎笋一伙却故意回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4、关于苏联要求在中国开辟空中走廊和建立机场的问题。黎笋一伙的白皮书攻击中国拒绝苏联“开辟通过中国的空中走廊,在中国建立机场”。究竟真相如何?一九六五年,苏联借口援助越南十二架米格21飞机,要求中国让苏联专辟通过中国的空中走廊,并拨出昆明机场供苏联专用。这个要求显然是侵犯中国的主权。为此,周恩来总理曾亲自到河内同越南党中央商谈,在取得一致意见后,中国才拒绝了苏联的要求。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没有任何国家愿意放弃自己的主权,答应外国这样做。

    丙、中国对越美巴黎会谈和越南南方解放问题的态度

    黎笋一伙的白皮书说,中国“反对越南同美国谈判”,而自己却“踩在越南人民的背上同美国谈判”,“阻止越南人民彻底解放南方”等等。这完全是瞎说八道。

    1、关于越美巴黎会谈。在美帝轰炸北方,企图迫使南方人民停止斗争的时候,黎笋和某些人就想请苏联充当中间人,同美国进行谈判解决问题。但是,他又怕胡主席不同意,只好拐弯抹角地说,同美国谈判是沿用中国“谈谈打打”的经验。胡主席说:“如果是这样,那还听得下去。在战场上没有解决问题的时候,哪能在谈判桌上解决问题。要以打为主,同时也可以表示愿意谈判。但这个问题要同中国同志仔细商量。”

    一九六六年秋, 按胡主席的指示,阮志清同志到中国商谈关于在军事、政治和外交方面开展攻势的问题,并且说明又谈又打的主张。在会谈中,周恩来总理介绍了中国在谈和打问题上的经验,但说, 要努力在战场上取胜,才能在会议桌上取胜。

    那时,越、中两党的关系十分密切,有什么重大问题都事先共同商量,有什么重要决定都事先互相通报。但当美国总统约翰逊在一九六八年三月三十一日表示愿意同越南谈判的时候,越南政府就在四月三日宣布,准备随时派代表同美国谈判,却不同中国交换意见,不向中国通报。当时,胡主席和我正在北京养病。周恩来总理来问胡主席,胡主席也不知道!中国认为,这是黎笋一伙反常地瞒着中国行事,可能有某种阴谋。 因此,在谈判的初期,中国不派记者去巴黎采访报道,借以表示不满,这也是很容易理解的。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了解了巴黎谈判的情况以后,毛主席对范文同说:“我赞成你们的方针。我是赞成又打又谈的。”此后,中国就公开支持越南在巴黎的谈判。

    谈判从一九六八年初开始,但时谈时停,直到一九七三年,在越南战场和美国内部都起了变化之后,才达成了规定美军撤出越南的巴黎协定。算起来用了五年时间。事实证明,胡主席和中国同志的估计和主张是正确的。

    2、关于尼克松访华。在巴黎会谈的那段时间里,有尼克松访华这样一件事。黎笋借此机会反对中国,说中国对越南负义。但实际上,尼克松访华一事,促使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席位,并迫使美国承认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而尼克松访华,是美国要求的。象美国这样的大国,与中国为敌二十多年,不肯承认中国,现在美国总统只好屈身请求访华,这件事本身已是中国在外交上的一个胜利。不仅如此,在基辛格到北京为尼克松访问进行准备之后,周恩来总理曾亲自到越南通报中国同基辛格交换意见的内容。尼克松访华之后,周恩来总理再次亲自到河内告诉越南:在同尼克松会谈时,中国已明确表示,“要使中、美关系正常化,要缓和远东局势,首先必须解决越南和印度支那问题。我们不要求首先解决台湾问题。台湾问题是下一步”。中国的政治态度是如此光明正大,既为自己取得了巨大的胜利,同时还继续给越南以更加大量的援助。这有什么不利于越南呢?事情如此清楚,但黎笋一伙的白皮书却胡说什么“北京的内心是利用越南问题来首先解决台湾问题”。这实在是一种充满恶意和狡诈的谬论。

    3、关于中国支持越南彻底解放南方问题。黎笋一伙的白皮书捏造说,中国“阻止越南人民彻底解放南方”。为了证实这种狡诈的谬论,他们引用了毛主席的几句话,说越南南方的革命要“分两步走。两步并做一步,美国人是不同意的。问题是阮文绍手里还有几十万军队。”黎笋一伙只摘引到这里就算完了。但实际上,毛主席接着还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对这支军队,只能用战争解决。”十分清楚,这就是第一步迫使美军撤出南方;以后还要走第二步,就是用战争手段打倒阮文绍傀儡集团,解放南方。

    白皮书还摘引周恩来总理的一段话,也是在还没有把意思讲清楚的地方就截断了,不知道黎笋一伙是怎样掐头去尾的?但是,周恩来总理对越南南方解放问题的看法,我在一九七三年五月间到北京检查身体的时候,就曾亲自听到他讲过,回国后,我还向越南党中央政治局作了报告。周总理的意见是: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时,我们就同蒋介石讲和。头一年,毛主席亲自去重庆谈判。第二年,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停战调解小组。直到一九四七年年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才反攻,一下子就把蒋介石集团消灭了。越南也要争取一段时间,准备力量,打的时候,应一下子把阮文绍政权全部消灭。因为停战一段时间以后,美国就不好再跳进来了。

    十分清楚,中国领导同志不仅支持越南解放南方,而且还提出,必须用武装打倒傀儡集团,才能完成这个任务。事实就是这样,黎笋一伙捏造的谎言,又怎能歪曲得了呢!

三、越南全国解放后的若干问题

    越南全国解放后,黎笋一伙疯狂反华,彻底破坏了越中友好关系。 但是,他们却制造一系列谎言,把责任完全推给中国。为了使大家看清黎笋一伙的真面目,我认为有必要说明下面几个主要问题。

    甲、关于柬埔寨问题

    黎笋一伙的白皮书说,中国企图把柬埔寨变成中国的“一个新型附属国”,作为“向印度支那和东南亚扩张的跳板”。全世界都知道,把柬埔寨变成新型附属国的,不是别人,正是黎笋一伙自己。

    他们早就企图控制柬埔寨,但没有得逞,于是就在越柬边界制造事端,寻找借口,公然出动十几万军队,占领了柬埔寨,并且拼凑了一个傀儡政权,作为长期占领柬埔寨的工具。最近,黎笋一伙又增派军队发动了一场新的旱季攻势,对柬埔寨人民犯下了更多的罪行。他们还陈兵柬泰边境,威胁泰国的安全;不断恐吓支持泰国和谴责他们的东盟各国。 黎笋一伙侵占了柬埔寨,反而对中国进行诬蔑,这只是贼喊捉贼的强盗伎俩。

    乙、关于华侨问题

    关于华侨问题,一九五五年越中两党的协议明确规定:越南北方的华侨工作交由越南方面领导,按自愿原则逐步教育华侨成为越南公民;至于南方的华侨问题,待南方解放后由双方协商解决。但在南方解放后,黎笋一伙不顾两党的协议,公然说,在越南不存在华侨问题,只有华裔越南人问题。这样说,好象是越南的华人都被当作越南公民,同所有的越南人一样,要尽义务,也可以享受权利。但实际上黎笋一伙这样说,目的只是为了把华人完全置于他们的法西斯控制之下而已。

    黎笋一伙自称是马克思主义者,却没有一点阶级观点。他们胡说那些华裔越南人都是“中国的第五纵队”,尽管他们明明知道,其中百分之九十是劳动人民,有些人在反帝反封的斗争中曾经同越南人民并肩战斗,有的参加了越南军队、越南的党,同越南的革命者一起坐过牢。为什么黎笋一伙这样胡说、胡搞呢?因为他们的出发点不是革命利益,而是狭隘民族主义,是种族歧视。

    黎笋一伙对越南华人的政策是,赶走越多越好。在北方,他们已经把二十多万华人赶到中国;在南方,他们向有钱的华人勒索黄金、美钞,然后允许乘船出海,使这些人沦为“难民”,有的死于饥渴和风浪,有的飘流到某个国家,造成了现代的一场最大惨剧。这一点,全世界都已经知道。还有留在越南的成百万华人,受尽了他们的歧视和迫害,被迫抛弃自己的家园,离开生活惯了的地方,到“新经济区”去,又得不到任何帮助。这些人正凄惨地在饥寒、疾病的折磨下死去。可以说,这是一种杀人不见血的手段,是一项他们常常喜欢强加在被他们用十几万军队推翻的那些柬埔寨领导人头上的“种族灭绝政策”。以前,吴庭艳强迫华侨加入越南国籍,强迫当兵,但还让人家享有某些权利。现在,黎笋一伙把越南华人全都看成了敌人,都作为虐待、压迫、剥削和屠杀的对象。这是一项极其残酷的政策,不仅比吴庭艳一伙更残酷,而且比以前希特勒一伙对待犹太人更为残酷。

    这就是越南华侨问题的真相。黎笋一伙不能归罪于中国,也无法用墨写的谎言掩盖血写的事实。他们必将受到全世界一切有良心、主持正义的人的谴责和唾弃。

    丙、关于中国停止援助问题

    黎笋一伙的白皮书还指责中国停止援助,撤走专家,给越南经济造成许多困难。谁都知道,在越南全国解放后,中国仍然继续给越南经济援助。只是在黎笋一伙疯狂反华,肆意迫害、驱赶华人,并在边界进行军事挑衅之后,中国才被迫停止援助、撤退专家。这是黎笋一伙推行反华路线造成的必然后果。试问,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出钱、出物资援助另一个国家,而它自己在这个国家的同胞却被虐待、欺凌,它自己在这个国家工作的干部受到蔑视、谩骂,还要继续援助下去呢?至于目前越南的经济困难,不只是由于中国停止援助,而主要是因为他们派出十几万军队去控制老挝和侵占柬埔寨;因为他们动员成百万人放弃工作,脱离生产劳动,去准备对中国进行战争;因为在经济领导工作上和国家管理工作上犯了方针路线错误;尤其是因为他们不关心人民生活,首先是劳动人民的生活。

    丁、关于越中边界问题

    越中边界两边的人民,从来常常属于同一个民族。他们有共同的语言和风俗习惯,往来十分亲密,特别是在忌辰、节日、婚娶,更是如此。两边有的人家互相通婚,有时这边的人家还赶着耕牛到那边去开垦荒地、种收庄稼,来往很正常。在革命斗争中双方也密切配合。例如一九四七年中国共产党粤桂纵队被敌人围剿,就转移到越南,帮助越南进行军事训练;一九四八年,中国共产党滇桂纵队被敌人围剿,转移到越南河江省,同越南军民一起工作一段时间。另一方面,当越南革命干部受敌人迫害转移到中国时,也得到中国人民热情帮助;有时还在那里建立机关,印刷书报寄回越南。一九四○年,高平的四十多名干部转移到中国,胡主席接见他们,并在中国境内的南光办训练班。可以说,几乎所有高平、谅山的老干部,过去遇到困难的时候,都转移到中国隐蔽,准备力量回去进行革命活动。特别是一九四九年中国解放和一九五○年边界战役胜利后,中国变成越南的大后方,越中边界就完全成为一条和平友好的边界。边界两边的人民来往更加密切,中国边境各省帮助越南边境各省建设了一批地方企业,修筑了一些道路和桥梁,往来非常便利。

    但是,自从胡主席逝世以后,黎笋一伙按照外国的反华意图行事,加紧破坏边界的和平和友好。他们甩开地方党委和政权机关,让公安部门控制整个边界的一切权力来实现这个意图。

    公安部门控制的办法是:净化边境和分化边境各民族;排挤或迫害对公安部门处理边境问题的办法有不同意见的干部;在边界挑衅和制造紧张局势。

    第一,净化边境和分化边境各民族。这是一项极其恶毒的措施。他们强迫凡是在中国有亲戚的,或被怀疑同中国有关系的边境居民,都迁离边境地区。有的地方,整村、整寨被迫迁走。对住在高山地区的曼族等居民,他们以定居为名,把这些居民集中到便于控制的平原地区。他们把净化边境工作和分化边境各民族的工作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他们对边境各民族进行分类,区分哪些民族是亲中国的或有中国血统的。在同一个民族中,他们也进行同样的分类,以便区别对待,用这个人去控制、监视那个人。这样,得到公安部门信任的人,就同公安部门勾结,欺侮、陷害别人。人民内部和各民族内部的矛盾,发展到极其严重的地步,有时竟导致互相抢劫和烧杀。

    第二,排挤或迫害对公安部门处理边境问题的办法有不同意见的干部。这是他们推行净化边境过程中普遍采取的一项措施。成百、成百干部被他们排斥出党政领导机关,有的被隔离孤立,有的被迫退休,有的被诬陷并提交法庭判罪,也有的被他们杀害。他们派反对中国的人去顶替被撤换的干部。这些代替的人品质恶劣,有的过去是法、日侵略者的走狗,或曾带敌军去破坏革命。这些人在什么地方掌权,那里就出现阿谀奉承、宗派主义、贪污腐化、贪赃受贿、欺压和剥削人民的现象。边境地区的人民,过着充满愤恨、担忧和惊恐的生活。

    第三,在边境挑衅和制造紧张局势。如果从表面来看,边界的紧张局势是由双方引起的。因为,一旦发生冲突,则这边或那边都会急躁、不冷静。但是,如果从全面和实质上看,很明显,这是黎笋一伙从一九七三、一九七四年起就蓄意制造的有预谋、有计划的行动。特别是从一九七八年七月他们作出了反华决议之后,挑衅行动就以更大的规模到处加紧进行。同时他们还大肆宣传,以转移越南人民和世界人民的视线,因为人们正在注视着他们在越南的非正义行为和他们对东南亚各国安全的威胁。黎笋一伙不改变反华政策,他们在越中边界的挑衅和制造紧张局势的行动是不会改变的。这是符合事物本质的正确结论。

×××

    越南和中国是邻邦,在地理、历史、经济、文化等方面都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过去,在封建制度下,中国有某些帝王曾侵略越南,越南曾作过坚强的抵抗并取得了胜利,但是胜利之后,就灵活地采取睦邻政策,借以改善人民生活,保卫国家独立。中国的封建制度固然对越南人民不好,但同时它也对中国人民不好。因此,中国人民推翻了封建制度,和越南人民重建了和平友好的关系。

    经过几十年并肩战斗,反对共同敌人,胡主席以他的诗句“越中情谊深,同志加兄弟”来评价这种友谊。

    现在,黎笋一伙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把封建制度的罪恶,强加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身上。他们捏造了许多事情,诬蔑中国只在三十年中就三次“背叛越南人民”,给两个民族之间的战斗友谊最美好的历史篇章抹黑。他们这样做,完全违背了越南人民的利益,完全违背了胡主席的国际团结路线和睦邻路线。

    人们不禁要问:黎笋为什么这样仇视中国?为什么这样把无说成有,把白说成黑?只能回答:黎笋是一个不诚实、不正派的人,是一个离开了革命道路的政治骗子,是一个为反动的国际反华势力的全球战略利益积极服务的人。黎笋一伙这样做,已把越南人民拴在他们自己制造的战争机器上,把越南人民带到前所未有的匮乏、穷苦、失去民主自由的窒息境地;同时,把越南带到丧失独立自主,在经济、政治、军事和外交上都完全附属于外国的境地。总之,他们给越南人民和祖国带来了灾祸!

    全体越南人民要看清事实真相,团结起来,为推翻黎笋一伙的法西斯统治,为重建越中两民族之间固有的、美好的战斗友谊而斗争。

(新华社)

上一层
二征起义与马援平交趾 Trung Sisters' Rebellion and Ma Yuan's Pacifying Giao Chi
胡志明和他的中国夫人曾雪明 Ho Chi Minh and His Chinese Wife Zeng Xueming
1979年11月27日 《越中战斗友谊的事实不容歪曲》
1990.11 《共和国密使》越南相关内容辑要 Excerpts of "Secret Envoy of The Republic" about Vietnam


本页最后编辑时间: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3-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朝网 中日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