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志 目录 新闻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电视 历史 商城 论坛 繁體 Vietnamese English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河口见闻

——回国难侨控诉越南当局迫害、驱赶华侨的行径

 

方树勋 郭招金 杨健能

 

    位于南溪河畔的中国云南边城——河口,与越南老街隔河相望,中越大桥横跨河上。现在,每天有大批被越南当局驱赶回国的难侨从河口入境。

    五月十八日,记者沿南溪河东行,来到俗称“一条半”的一个渡口。渡口旁一块半亩多的菜地,已被入境的难侨踩成了平地。从去年十月到今年五月十八日为止,已有三万一千二百多名难侨涉水过河,从这里入境回国,最多时一天达到一千九百多人。

    侨胞们在离开越南途中历尽了千难万险。记者看到,入境的难侨中,有行走不便的年近百岁的老人,有临产的孕妇,有躺在担架上的重病人。三天前,来自河内的难侨孕妇郭二妹, 在趟水过河上岸的时候摔了一跤,肚子疼痛难忍,引起早产。 原住越南黄连山省义路市的华侨妇女罗玉初,靠丈夫修理手表过活,因为拒绝越南当局强迫他们加入越南国籍,被停发口粮, 断绝了生路,被迫回国。四月二十一日晚上,罗玉初和她的丈夫来到南溪河名叫“三条半”(距中越大桥三公里半)的地方,想从这里趟水回国。因为夜黑路生,罗玉初涉水中途滑入深潭,不幸淹死。她的七十五岁的老母亲早几天回到祖国,老人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悲伤过度,高血压病复发了。罗玉初的丈夫邓桂南气愤地对记者说:“如果不是越南政府这样迫害驱赶华侨,我老婆那会遭到这种不幸!”

    入境的许多难侨经过三、五天的长途跋涉,满面尘土,衣服上汗渍斑斑,有些人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一入境,接待人员马上给侨胞送来了开水、饼干,医务人员忙着为被越南公安人员打伤和在途中摔伤的难侨包扎伤口。

    在接待站里,难侨们向祖国的亲人,含泪诉说他们的悲惨遭遇。他们中许多人是在越南出生的,年岁大的老华侨已在越南居住了几十年,他们大多数是劳动人民。在越南当局迫害下,不少华侨辛勤劳动几十年得来的一点家产,横遭没收和抢劫,只得两手空空地回国。侨居胡志明市的华侨,逃难前多数人的家产已被查封;逃难路上,又不断遭到越南公安人员明抢暗夺,景况十分凄惨。难侨符浩做小买卖维持生活,家产也被查封。五月二十日,他带着六岁和三岁的两个女孩回国,全家财物只剩下一个旧帆布挂包和几件衣服。五月十九日,华侨郑蔡氏一家从胡志明市逃到河内后,越南公安人员把她二十二岁的女儿拉出车站,一再盘问带贵重物品或手表没有。接着便把她随身带的衣服扔在地上,一件一件拿起来抖落。他们看看捞不到什么东西,最后竟把这个姑娘脚上的皮鞋脱下拿走。姑娘只得赤着脚奔回祖国。

    每天清晨,不少已经回国的难侨来到桥头,翘首痴望还留在越南的亲人。他们有的伫立在巴蕉叶下,有的蹲在坡地上。离桥头约二十米处的空地上,许多难侨围坐在一起互相倾诉。拉着弟弟手的小姑娘,怀念着爸爸妈妈;背着孩子的妇女,惦记着自己的丈夫;人们心急如焚,望眼欲穿。由于越南当局的迫害,许多华侨被弄得家破人散。从胡志明市归来的难侨,很少是全家一起逃出来的。有两个华侨少年,由父亲带领逃到河内,父亲被越南当局扣留了。兄弟俩跟着其他难侨回国,现在他们天天到桥边等候,至今还未见到父亲回来。五月二十三日上午,记者看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在桥边的水泥栏杆上,双眼凝视对岸,喃喃自语。她名叫江韦娟。她用颤抖哽咽的声音告诉记者,前一天,她和三个儿子从海防来到老街时,其中一个儿子由于在越南公安人员搜查时吓得精神失常,后来跑失了。江韦娟站在桥头,想起了失散的儿子,忍不住嚎啕大哭。

    难侨们长途跋涉,一路上担惊受怕,又饿又困,加上天气闷热,许多人带病来到河口。河口的每一个临时接待点都设有医疗站,每天有许多病情较重的难侨到医院门诊部治疗。现在,光是在河口医院住院的难侨就有三百多名,其中被越南公安人员打伤的重病人有九人,因在途中遭到恫吓而患精神分裂症的有二人。在医院里,一位中年女难侨告诉记者,她丈夫还在胡志明市,她只身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回来,一路上受尽折磨,两个孩子到河口便病倒了。四月二十九日,医院收治了一位生命垂危的病人,名叫何志就,是海防婆湾岛的车工。今年三月间,越南当局要他散布什么“中国要打越南”的谣言,他不愿意,又怕受到迫害,因而精神失常,他住进越南的医院后,因为没人护理,结果,他跑出了医院,从山崖跌了下来,身受重伤。他一再嘱咐妻子说:“把我抬回祖国去吧,我死也宁可死在祖国的土地上!”他的妻子和弟弟将他护送到河口时,祖国医务人员当即多方抢救,但医治无效,在当天下午含忿而死。

    五月二十六日,记者看到拖儿带女的难侨,仍在不断地从老街涌向河口。当天上午,刚入境的华侨女青年冯琦霞,向记者气忿地说;“我从胡志明市回来,一路上受尽了气,到老街以后,车站上的越南军警又把我扣留盘问。和我同行的一位姓邓的华侨青年,吓得扔下行李就走,但他被越南公安人员抓回毒打,用枪托把他击倒在地,他被公安人员抓走的时候,我还听到他一路呼救的惨叫声。”

    一些回到河口的受难侨胞,在控诉越南当局迫害华侨,破坏中越友谊的行径中,都向记者提出这样的问题:“几代旅居越南的华侨,同越南人民在革命斗争中血肉相连,结成了情同手足的友谊,为什么越南当局竟然驱赶我们回中国呢?”

(中国新闻社河口1978年5月27日电)

资料来源:《中国新闻社稿选》

上一层
1946 越南专题新闻
1965 越南专题新闻
1966 越南专题新闻
1978 越南专题新闻
1979 越南专题新闻
2006.2- Julie的越南时事分析


本页最后编辑时间: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3-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朝网 中日网 中蒙网 中老网 中泰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