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志 目录 新闻 旅游 影音 集邮 电台 电视 历史 商城 论坛 繁體 Vietnamese English 邮箱 镜像 NNTP FTP eD2k


Julie的越南时事分析

Julie信箱:juliezhcn@hotmail.com

 

似曾相识的越共“十大”

    对于同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越南,在观望中国实践的过程中,相信并不存在是否实施市场经济的困扰。而如何选择恰当的时机为市场经济“正名”以推动未来的国家改革,则更令人关注。

    近日以纪念越南共产党成立76周年为起始,越南官方传媒正式拉开了对将在今年四月召开的越共“十大”的宣传攻势。越南通讯社专辟“迎接十大”及“二十年改革回顾”专栏,越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报》(Nhan Dan)、越南中央电视台即时呼应,越南各级报刊自上周起每日均以大篇幅对国家20年改革历程进行报道,越共及政府高层关于改革方向正确,深化改革的提法更被高频率地引用。

    于此同时,国家政要则纷纷频繁出镜,强调越南对金融领域改革和创造更好商业环境方面决心,并做出种种承诺大力整治腐败问题。相信是为三月新一轮双边谈判启动,及争取在年末加入WTO的预热和冲刺。

    关注越南的经济学家和商界人士目前普遍认为,WTO成员地位对越南尽快开展被延误了许久的第二轮改革至关重要。然而欲短期内实现WTO成员身份的突破,无疑越南将被现任成员国要求最大限度地在入世前即实现经济自由化。

    回想中国“入世”进程,为“市场经济”的提法徘徊6年之久。直到1992年9月,中国共产党的十四大正式提出了中国经济体制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才得以继续推进。

    对于同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越南,在观望中国实践的过程中,相信并不存在是否实施市场经济的困扰。而如何选择恰当的时机为市场经济“正名”以推动未来的国家改革,则更令人关注。

(《纵横国际政治周刊》试刊第一期,2006年2月13日)

 

“中间派”主导的一周

    执政党内的亲美、亲中派仍在接班人选问题上的进行协商,在重大问题上打“太极”,两不得罪,无所建树,静待“十大”召开。

    俄国总理弗拉德科夫(Mikhail Fradkov)本周对越南进行为期两天的正式访问。越南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报》为此发表题为“大力发展越俄战略伙伴关系”的社论,该社论是该报今年首篇关于越南对外关系的论述。

    在越共“十大”召开前夕,如此高调定位越俄关系。这似乎与大会召开的正式日期迟迟无法对外宣布是相应成趣的。更令人寻味的是自本月8号后,当中美先后进一步向越方表达租用金兰湾的愿望后,越南官方媒体上关于越中、越美关系的报道在规格和数量上便出现了“缩水”。

    外界普遍预期,在越南共产党将于今年上半年召开的第十届党代表大会上,讨论重点将为接班人选及行政改革。各派系之间的人事争议,无疑使得越南在有争议的外交政策问题上无法采取行动。未来,越南在亚洲将成为谁的“盟友”,则显得愈加扑朔迷离。

    无可规避,随着越南革新的推进,与中国改革的相似处越为明显。即将召开的越共“十大”更将不可逆转的展示越、中改革的亲缘关系。而越南有一条不成文的原则,那就是:中国的影子时刻不在,但绝对不要公开提到中国。中国的影响可以说是越南官方最不愿提及的话题之一。在此敏感时期,避免与中国过于亲密,无疑越南执政党捏各派系间周旋,留出更大的空间。

    而自2005年底越南加入世贸组织一事因美国反对失败以后,亲美派在越南的势力暂居下风。

    种种迹象表明,越南正在摇摆不定。执政党内的亲美、亲中派仍在接班人选问题上的进行协商,在重大问题上打“太极”,两不得罪,无所建树,静待“十大”召开。“中间派”的“大国平衡”外交政策,还将在近期起主导作用。

(《纵横周刊》试刊第二期,2006年2月20日)

 

越南与中国渐行越远?

    加入美日主导的同盟,与印尼和印度遥相呼应、共同制约中国,目前看来,对急欲加快革新步伐的越南是不坏的选择。

    近期,越南和中国的出口皮鞋将同时被欧盟征收反倾销关税,牵涉的中越企业有意联合邀请美国知名律师事务所为其打官司。

    可相对于两国民间的互动,河内高层似乎并无意和他的社会主义“兄弟”共商对策应对冲击。而是在本周与美国、印尼、印度、日本的高层频繁互动。

    本周三,越南总理潘文凯开始进行对印尼为期两天的正式访问;当天,越南及印度外长同时对外宣布将加速两国关系的全面发展,双方首脑将于近期内实现互访;周末,越共机关报《人民报》头版配图报道英特尔公司在越南6亿零500万美元的投资计划,越南之音也选播了美国与越南在人权会议上达成共识的稿子;多个越南政府代表团则均于近期前往日本进行招商游说。越南主要官方媒体配合本周APEC启动会议召开的宣传报道则广泛采纳了日本企业的相关例子。

    越南目前拥有亚洲区仅次于中国的GDP年增长率;当看着身世背景相似的中国崛起,越南即将登场的新一代政治领袖即使有“彼欲取而代之”的想法也不足为奇。更何况,随着近年来越南经济的发展,摆脱“中国影子”的声音,在越共内部渐成气候。

    加入美日主导的同盟,与印尼和印度遥相呼应、共同制约中国,目前看来,对急欲加快革新步伐的越南是不坏的选择。而本周的动态则似乎暗示,河内高层已经认可了这一未来计划。

    然而,越南在金兰湾租用问题上至今犹豫不决,则又表明中国所描绘的“大东盟”蓝图对其具有相当的吸引力。

(《纵横周刊》试刊第三期,2006年2月27日)

 

“老”导游淘金“统一线”

    越南铁路私有化进程开始加速,然而私营企业主似乎短期并不打算承担帮助改造公用设施的责任,利用现有状况,淘金生财似乎更符合其对铁路私有化的期待。

    上星期 ,西贡铁路运输公司把西贡到海滨旅游城市芽庄的专线列车承包给了当地的私营企业主。这是新出台的“铁路法”颁布后,越南官方批准的第一条承包专线。至此,越南铁路私有化进程开始加速,民营资本由北方小范围山区地带正式进入贯穿南北主动脉的“统一铁路”干线。

    这段铁路的新“东家”是当地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私营广告公司的老板阮海宁(Nguyen Hai Ninh),几年前,是他将广告投放引入西贡铁路运输公司所属的列车车厢;再早些时候,他则是活跃在西贡-芽庄这条旅游线上的导游。正是在这条线路上,他掘得第一桶金。

    作为这条铁路线上的常客,阮先生似乎比西贡铁路部门更知道如何从中获利。

    旅游业出身的他以每年15万美元的价钱承租下这条线路,获批的运营计划则是“以慢打慢”。他将理发,美容这些服务项目搬进车厢,旨在让有钱有闲的逍遥客忘记时间长短。

    然而这出药方能否标本兼治,让越南铁路在私有化进程中走进良性循环?

    在越南汽车比火车快和准时早是不争的事实。芽庄到西贡400多公里的路程,需要运行9个多小时,更由于单轨列车互相避让的缘故,班次相当有限。而反观全境通行的OPENBUS长途客车则几乎是随到随开,8小时准点到达。因此几乎所有的旅游手册上,都建议游客采用长途汽车或飞机为交通工具穿行越南,以保证时间。

    “慢”成了越南铁路的紧箍咒,直接导致铁路逐渐在旅游运输业中丧失竞争力,被边缘化。大部分铁道线路都因经营不善,而处于亏损。当局逐渐帮助经营不善的公共设施扭亏为盈的使命寄望于民间资本。

    然而阮先生的铁路租期就是七年,他的计划打得就是短、平、快的算盘。这些中小企业主似乎短期并不打算承担帮助改造公用设施的责任,利用现有状况,淘金生财似乎更符合其对铁路私有化的期待。

(《纵横周刊》试刊第四期,2006年3月6日)

 

越南也有“皇甫平”?

    作为越南共青团组织机关报的“青年”,素以拿捏官方尺度到位著称,绝非不知深浅而首发这样直接批评当局政策的文章,触碰言论雷区。

    近日,越南发行量最大的南方报纸《青年报》发表了由前外交官,现任总理潘文凯的高级顾问阮忠(Nguyen Trung)撰写的一系列文章,正面批评越共党内“缺乏民主”,并且称经过二十年的经济革新,党已经迷失了方向。至此,目前仍在越南国内持续的,关于政治体制改革方向,社会主义和党的前途的问题的大讨论,从网络媒体正式引入越共官方认可的主流媒体空间。

    作为越南共青团组织机关报的‘青年’,素以拿捏官方尺度到位著称,绝非不知深浅而在越共‘十大’召开前的敏感时期,首发这样直接批评当局政策的文章,触碰言论雷区。外界普遍认为,这是越共新一轮重大改革,特别是行政改革(政治领域改革)的‘吹风’行为,反映了越共摆脱中共改革影子的‘新思维’。

    自今年初,以政府高官裴进勇(Bui Tien Dung)挪用公款赌球为起始,一系列越南党内精英阶层中滥用职权和贪污腐败行为先后曝光。人们对由来以久的政府腐败问题的愤怒升级,认为是现行政治体制阻碍了越南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进行广泛的政治体制改革,甚至是实现政治多元化的呼声越来越高。而越南官方在去年也曾派出高层代表团赴日本考察学习多党政治的情况。

    越南革新,到目前为止普遍认为与中国改革大同小异,是紧跟着中国的步伐罢了。这在相当时间内被河内当局认为是安全的做法,‘一切由中国去想去做,他们成功了就模仿’。正如越共前总书记黎可漂曾说过的:若中国成功,我们将会成功。

    然而越南人的心理素來拜崇“萬事第一”,随着越南经济的发展,独自做‘空前绝后伟业’已逐渐成为号召。‘船小好掉头’,越南比中国更容易调整和制定新政策。

    河内官方似乎想先于中国将改革在政治领域深化,后来居上。这是兵行险着,但大国不适用的‘新思维’,对越南而言可能恰恰是一个机遇。

(《纵横周刊》试刊第五期,2006年3月13日)

 

反腐倾向“人民力量”潮流?

    随着美国与越南顺利完成WTO双边谈判,近期越南舆论则普遍对改革预期显得过于乐观,这无疑将成为越共新任领导人的负担。

    本周,越南关于国家政治体制改革的讨论仍在持续,于此同时越南主要媒体掀起了新一轮对政府腐败问题的批评报道的热潮。

    值得关注的是,此轮报道,除惯常的民众对政府腐败问题的检举批评,在南方媒体中更出现了应尽快实现基层普选,人民群众可直接通过投票罢免反腐不力的政府高级官员的激烈主张。其中越南西贡发行量第二的前锋报署名文章尤为尖锐,文中点名批评屡出恶性连锁腐败事件的贸易、运输部长反腐无能,直斥其不应“赖”在台上。外界相信越南媒体的此番见解,反映越南国内对目前在泰国等邻国进行的人民力量运动态度,可作为分析越南腐败问题发展的新动向。

    政府腐败一直是困绕越南发展的恶疾,为了整顿越共党风,当局曾耗资70万美元委托瑞典一个政府机构,展开一项为期3年的研究调查,分析导致越南贪污风盛的成因。前年底,越共曾高调要求发挥基层民主精神,让群众和媒体监督和遏制党员官僚腐败的不良行为。

    越南国内舆论普遍认为,执政的越南共产党虽已公开承认国内的腐败相当严重,不过对腐败的治理成效却相当有限。腐败的衍生是由于滞后了的政治体制改革与经济发展的不适应而导致的。

    即将召开的越共“十大”预料会就政治体制改革有重大突破,但其实际执行尺度仍将非常有限。然而随着美国与越南顺利完成WTO双边谈判,近期越南舆论则普遍对改革预期显得过于乐观,这无疑将成为越共新任领导人的负担。当其行为达不到民众预期时,东南亚地区这股并不成熟的民主热潮,是否可能跨越政体差异而席卷红色越南?

(《纵横周刊》试刊第六期,2006年3月19日)

 

越南政府的“罢工秀”

    工人渴望增加收入的诉求再一次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罢工事件又一次成为政府展示危机公关能力,赚取形象加分的样本。然而这对处理越南革新所产生的贫富差异问题并无帮助。

    二月以来,外资企业工人每月基本工资提高到54.6美元(相当于87万越南盾)。本周,越南私营企业工人的要求也得到满足。政府宣布河内、胡志明两市私营企业最低工资标准将上升40%。至此,持续近两个月,1975年以来最大规模的越南全国工人罢工全部结束。

    近年来,特别是外资集中的胡志明市附近的工人组织的罢工其实并不罕见。在胡志明市,一个工人大概需要80到100万盾才能有“适当”的生活,但目前的基本工资只有63万盾。

    越南政府早在两年前就已提议提高工人最低工资,但来自各国的商会、越南当地的雇主协会、主管经济的政府官员,都反对调薪,说法很熟悉:提高工资会增加成本,降低竞争力。政府本拟于年初通过的最低工人工资指导方案,也因多方意见冲突而推迟到四月再次讨论。

    然而自欧盟决定向越南鞋业征收反倾销关税后,工人的诉求便急需一个释放途径。通过政府主导的工会来组织大规模的示威,无疑是最安全的选择。在罢工开始后,政府拒绝外方提出的以强硬手段处理罢工的态度更赢得工人的好感。越南政府对罢工采取的宽容态度,也被外界评论为是经济革新带来的进步。

    然而越南发展所制订的基本原则决定,目前的政策仍将是牺牲部分民众的利益而换得发展。自从2000年8月起,外资工厂可以支付越南币,而不是美金,当越南币不断贬值时,工人以美金换算的薪水不断减少。如果对照越南近年高达两位数的经济成长率,以及每年约4%~5%的物价上涨率,这样的薪水其实是在缩水。

    工人渴望增加收入的诉求再一次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罢工事件又一次成为政府展示危机公关能力、赚取形象加分的样本。然而这对处理越南革新所产生的贫富差异问题并无帮助。

(《纵横周刊》试刊第七期,2006年3月27日)

 

反腐接棒,新内阁初见端倪?

    越南交通部长陶庭平因渎职辞职谢罪。政府常务副总理阮晋勇受命直接暂时调度交通运输部任务。此事件,显示越共各方在新一届领导班子人选问题上达成共识。

    上周,越南交通运输部长陶庭平递交辞呈,为该部门涉嫌数千万美元的“OAD”外国捐助款赌博丑闻负责,成为越南近年罕有的因渎职下台的政府高官。

    虽然越南政府一向有在重大会议前处理渎职官员的传统,也早已对外宣称,2006年将是反腐败年。但鉴于陶庭平是‘不死鸟’式的人物,在担任越南铁路公司总经理时,多次爆发重大铁路事故仍顺利平步青云,2002年就任交通部长以来4次因部门贪污腐败行为恶劣做内部检查仍仕途无碍,当局在越共‘十大’前对他的处理,引起了不少猜测。

    据交通部的主要行政主管阮文公说,陶庭平的辞职并非意味着他本人做错了什么事情,而是为自己未能防止下属的不轨行为承担责任。这个解释对处理素非“乖宝宝”的陶庭平而言,实在有些牵强。

    陶庭平的辞职固然是一个信号,显示一系列重大的反贪运动可能正在进行当中。但是,一些外交人士和观察家更认为,这与越共中央委员会和晚些时间将举行的国会会议的在政府部长人选上的权力博弈有关。换而言之,向来深藏不露的越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潘演将极有可能接任潘文凯成为下任总理,现任常务副总理、少壮派改革人物阮晋勇挑战总理位置希望渺茫。

    这也解释了现任总理潘文凯在两周前曾致火速公函给政府的全部机关和国有集团、国有总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的举动。他要求为首领导立即检查属于自己管理范围使用国家资金的全部工程、预案;及时阻止错误,特别是可能的贪污?⒗朔研?为??

    在政府腐败行为相对普遍,在到处都是“烂果子”的的情况下,反腐更可能成为实现一朝天子,一朝臣更替的手段。

(《纵横周刊》第9期,2006年4月10日)

 

越共总书记?萑敫艹笪?

    素以倡导反腐,清廉政治为人熟知的越共最高领导人总书记农德孟?局堋爸姓??保砣胍??艹笪牛锌赡芎扯淞巍?

    本周,素以倡导反腐,清廉政治为人熟知的越共最高领导人、总书记农德孟卷入目前在越南国内臭名昭著的“OAD”外国捐助款赌博事件,引起全国震惊。这可能会促使越共对即将在“十大”公布的新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名单做出修改。

    越南媒体揭露,农德孟的女婿邓黄海正是涉嫌集体贪污的交通运输部第18项目组(简称PMU18)第一分公司的总经理。农德孟的家族产业与PMU18项目有相当关联。

    在此之前,河内的“三套马车”总理潘文凯,国家主席陈德良,越共总书记农德孟都曾在不同场合对外表示,越共新一代领导人必须是反腐的坚实拥护者,并具有绝对清白的行为纪录。

    越南第二轮革新中涉及的政治体制改革将以整治腐败为首要任务,而农德孟长期以来被认为将毫无疑问地连任,并将在几日后召开的越共“十大”顺利被任命领导新一轮的革新。而此时,越南媒体却纷纷抛出直指国家领导人,大大超出固有尺度的反腐话题,背后“推手”的能量和目的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用越南周期性的“反腐”系列活动和重大会议前处理渎职官员的传统都不足以解释从今年初开始的一系列罕见的“重量级”表演。1月,爆出“OAD”丑闻,交通部副部长等17 名高官被逮捕;4月初,内阁成员、政治局委员、交通部部长陶庭平为“OAD”丑闻引咎辞职;2月起,媒体开始罕见地被允许刊登直斥高官,要求官员下台的言论。而现在看来,前面的一系列“高调处理”更像是某种铺垫。

    在腐败面前,越南浑身是一挑就破的脓包,动哪个,不碰哪个,河内各派系间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立志治理腐败的领导人,却陷入腐败嫌疑的旋涡,“OAD”重大丑闻的揭开似乎更像是一个精心布下的局。而这又是谁施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好手段?

(《纵横周刊》第10期,2006年4月17日)

 

越南首现“双龙会”?

    越南有一个在其国内犯忌讳的称呼:“双头龙”国家。但上周,越共“十大”却抛出总书记将有两名候选人的新举措。

    越南有一个在其国内犯忌讳的称呼:“双头龙”国家。曾经的南北分治,使人们更愿意用“一个扁担挑两个箩筐”这个温和的说法来形容河内和胡志明市这两座重镇的关系。然而上周,越共“十大”抛出总书记将有两名候选人的举措,现年63岁的胡志明市党委书记阮明哲将挑战现任越共总书记农德孟的连任。

    在越共的历史上,推荐多位候选人实属罕见。尤其是越南的主要领导人一向按照北、中、南的格局分布。“南方出总理,北方出总书记”是越共内部传统的政治默识。因此在南方明海市市委书记出身的副总理阮晋勇成为总理人选的“顺位继承人”后,阮明哲的突然出现可谓相当突兀。那么,是什么促使南方势力为主的改革派试图将越南第二轮革新掌握在“自己人”手中?

    日前,位于胡志明市的几家重要的全国性报纸共同披露了总书记农德孟女婿涉嫌贪污的事件。上周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潘演在记者会上谈及有关党员搞个体经济的问题时,却比早些时候公布的政治报告草案中“党员从事私营经济没有规模的限制”的提法谨慎了许多。潘只是含糊地表示大会会讨论党员能否经商的问题。

    有分析指出,南方改革派的正面施压,反而造成河内的传统政治势力倾向将正式公布的革新方案修改得保守些,以消极手段抑制腐败的想法重新抬头。南方在革新问题上的急迫感显然不能容许这一情绪的蔓延,于是他们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甚至将96岁高龄的越南国宝“救国英雄”武元甲将军也抬了出来。

    河内要确保跟得上胡志明市的节奏,否则我们就要张罗着换手。这是南方改革派第一次把“狠话”撂得这么清楚。

(《纵横周刊》第11期,2006年4月24日)

 

阮明哲:并非是花瓶

    胡志明市委书记阮明哲地位的上升,将带来南方改革派势力的整体提升,并将为改革派在以后的革新中对抗盘踞在河内政坛的既得利益者和保守派提供有利地形。

    改革派代表人物胡志明市委书记阮明哲在未来越南领导人中的位置,成为本周最大看点。

    阮明哲,被认为是推动南部经济繁荣的主要改革者之一。在他掌政下,胡志明市吸引了大部分到越南的外国投资。他虽然在上周挑战越共总书记职位失败,但在这场撼动北方政治家所掌握的越共最高权力的竞争中,阮明哲绝非充当“花瓶”的角色,而陪跑全程。

    据越共中央委员会成员和政界观察人士透露,即将召开的越南国会,将选举阮明哲成为国家主席或担任国会主席。阮明哲的最终任命,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于越共将如何使用他鲜明的南方改革派标签。

    在越共十大的闭幕式上,农德孟位居中间,两旁是他和几年来一直在受训以接替总理职位,出身南方明海市委书记的阮晋勇。这给了人“三套马车”集体亮相的联想。

    有分析指出,如果安排来自南方的“二阮”同时进入越共核心领导层则意味标志着越南希望借此向外界显示,它将更大效率地发挥南部地区经济发展引擎的作用。然而,如果越共认为现阶段更需要显示反腐败的决心。这次在政治局的排名由九大时的第9位晋升为第2位,前越南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律检察委员会主任黎洪英则会成为国家主席。这样的话,阮明哲则不会进入“核心领导层”,避免政治天平过于向改革派倾斜,借以传递越共第二轮革新,稳定将是第一考虑的信息。

    在稳健派继任总书记的同时,胡志明市委书记阮明哲地位的上升,将带来南方改革派势力的整体提升,并将为改革派在以后的革新中对抗盘踞在河内政坛的既得利益者和保守派提供有利地形。

(《纵横周刊》第12期,2006年5月1日)

上一层
1946 越南专题新闻
1965 越南专题新闻
1966 越南专题新闻
1978 越南专题新闻
1979 越南专题新闻
2006.2- Julie的越南时事分析


本页最后编辑时间:

站长 版权所有 帮助 留言 友情链接 广告
Copyright Help ©2003-2018 Webmaster All rights reserved. Guestbook

中朝网 中日网 中蒙网 中老网 中泰网 陆台网 捉错录 张青山文集